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植物基因信息 > 阻止饥饿 非洲需要转基因作物

阻止饥饿 非洲需要转基因作物

非洲国家必须接受那些可以提高粮食产量和品质以及农业生产效率的技术,才能从干旱、战争等导致的饥荒中生存下来。毫无疑问,如果不是分子生物学的进步,以及其他一些学科在 20 世纪下半叶的进展,非洲国家将面临远比今天更加糟糕的处境。正是因为绿色革命,发展中国家可以进口更便宜的粮食,种植更高产的种子品种。据分析家估计,如果没有绿色革命的话,2000 年,发展中国家的粮食产量会下降 23.5%,而粮食价格将提高 35% ~ 66%,发展中国家人均卡路里摄入量下降幅度最高会达到 14.4%,而营养不良的儿童比例将会增加近 8%。换句话说,绿色革命在发展中国家帮助 4200 万学龄前儿童提高了营养水平。

绿色革命带来的技术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极大地改善了非洲农业,但这些技术不足以解决即将到来的问题:环境退化、旱灾频发,这些生态的破坏导致了粮食产量的下降,与此同时,人口数量却逐年增长。

因此,非洲国家必须用开放的心态面对新的生物技术工具,才能应对变化,生存下来。和绿色革命带来的技术相比,新的生物技术进一步地提高了粮食产量和营养含量,使农作物能够抵御自然灾害和生物灾害。

目前,只有少数几个非洲国家批准了种植转基因作物的种植。原因之一是大多数非洲国家的生物安全政策限制性很强,为发展农业生物技术设置了壁垒。这种情况必须改变。

非洲需要转基因作物

非洲农民首先需要转基因抗虫棉。转基因抗虫棉不会引起食品安全方面的争议,已经在南非和布基纳法索(注:非洲西北部国家,尼日利亚以西)开始种植了。虽然转基因抗虫棉本身不会提高粮食产量,但却能增加农民的可支配收入,让他们把钱投资在质量更好的粮食品种上。 南非和埃及已经开始种植抗除草剂玉米,更多的国家也应该这么做。抗除草剂玉米可以降低除草的成本,这将让非洲的农民大受裨益。很多非洲的女性每年得花 2000 小时为一公顷田地除草,她们会是抗除草剂玉米最大的受益者。

未来的技术创新还能给非洲国家带来更多的好处。举个例子,华盛顿西雅图的比尔与梅琳达 · 盖茨基金会正在资助一项培育抗干旱转基因作物的研究。

非洲需要转基因的黑眼豆。黑眼豆是豇豆(Vigna unguiculata )的一个亚种。豆野螟(Maruca vitrata )是黑眼豆的主要害虫之一,每年非洲小型农户因虫害遭受的损失达 3 亿美元。这些农户只有一种方法可以对付豆野螟,就是使用昂贵的杀虫剂。据估计,尼日利亚的农民每年在杀虫剂上的花费高达 5 亿美元。

非洲受到的损失最后还得由整个世界来承担,非洲大陆目前每年出产 520 万吨黑眼豆(此处原翻译有误,感谢万色返空猫和greenan指出),占全世界同类产品出口总额的 70%。位于尼日利亚扎利亚(Zaria)的艾哈迈德 · 贝洛大学农业科学研究所(Institute for Agricultural Research at Ahmadu Bello University)正在培育一种新的转基因作物,这种作物被转入了一个来自苏云金芽孢杆菌(Bacillus thuringiensis )的抗虫基因,可以用来控制作物虫害。

其它一些抗病作物品种也能给非洲带来很大的好处。香蕉是乌干达的主食之一,一个成年乌干达人每年吃下的香蕉,重量可以达到他本人体重的 3 倍。但是,乌干达的香蕉正面临细菌性萎凋病( Xanthomonas wilt)的威胁,每年造成经济损失超过了 5 亿美元。这种植物疾病也影响到了非洲大湖地区的其它国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能够抵御细菌性萎凋病的香蕉品种,也没有化学方法可以治疗这种植物病害。乌干达的科学家正在培育一种新的转基因香蕉品种。他们把甜椒( Capsicum annuum )中的基因转入香蕉当中,帮助香蕉抵御细菌性萎凋病的病原体黄单胞细菌( Xanthomonas )。

但是,即使乌干达的科学家真的成功培育出这种转基因香蕉,乌干达的农民也被禁止种植它们。全世界只有 29 个国家可以种植转基因作物,其中仅有 3 个国家位于非洲。不过,据非营利组织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International Service for the Acquisition of Agri-biotech Applications)的估计,情况在这几年里将会有所改变。肯尼亚已经通过法律,允许进口转基因食品,为批准种植转基因作物打开了一条通道。

选择转基因,从实用性的角度出发

很多人质疑生物技术在世界农业当中应该起到的作用,这样的批评不无道理。生物技术和其它的农业实践一样,并非绝对没有风险。转基因作物的基因有可能转移到野生相似种当中,害虫也会产生耐抗性。转基因作物的这些弱点必须被严肃地对待,人们也应该对生物技术的应用进行仔细而持续地评估 。但是, 想要解决这些问题,放弃科学技术是不行的,反而应当加大科学研究的力度。对转基因作物种植的监控应当是生物多样性保护以及人类健康计划的一部分,而不是专门针对转基因作物本身的歧视性政策。

此外,转基因技术的批评者认为生物技术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所以人类不需要生物技术。这种看法是错误的。转基因技术的批评者经常假定,转基因造成的意外后果往往是有害的,例如转基因抗除草剂作物可能会扩散到附近的田地里。但是,我们必须着眼于所有技术的相对风险,包括不采用这种技术时的风险。试想一下,如果没有绿色革命的话,非洲国家将会遭受怎样的损失。2010 年,欧盟发表了一份关于转基因的报告:《过去十年欧盟资助的转基因生物研究》( A Decade of EU-Funded GMO Research )。这篇报告的内容来自 130 个研究项目,有超过 500 个独立的研究小组参与了这些研究,研究的时间跨度超过 25 年。报告指出:

生物技术,特别是转基因生物技术,并不比传统的植物杂交技术更有风险。

生物技术的应用还产生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好处。举个例子,种植转基因作物减少了温室气体排放——种植转基因作物后杀虫剂的用量减少,而生产杀虫剂需要能源。转基因作物还使农民不用长期暴露在化学杀虫剂和除草剂之中。此外,耕地和除草会把二氧化碳从土壤中释放出来,而种植转基因作物降低了耕地和除草的频率。据估计,2009 年,经过生物技术改造的农作物让 176 亿千克本应排放到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固定在土壤里,相当于减少了 780 万辆汽车的排放量。

单纯提高粮食产量并不足以解决世界粮食问题,但是一味排斥可以提高粮食产量的技术并不明智。国际社会应当从实用性的角度出发,选择最好的技术选项。而不应该政治挂帅,凭借意识形态的好恶来思考问题,否则,那些本就处于困境中的人们将面临吃不饱饭的危险。任何一种可以满足全球食物需要的技术都应该摆到桌面上公开讨论,这其中就包括了农业生物技术。

本文译自《自然》网站文章: Preventing hunger: Biotechnology is key 作者 Calestous Juma 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非洲农业创新项目的主任。 他还是《新收获:非洲农业技术创新》( The New Harvest: Agricultural Innovation in Africa )一书的作者。

翻译:拟南芥

发表评论

最新发布

访客留言

网站导航

按月检索

农业学人王海波的微博 种业大数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