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文摘"分类下的文章

转基因简史(转载)

转基因技术是农业技术发展上的的一个阶段,不是哪个疯狂科学家或不良奸商发明出来危害社会的牟利工具。转基因也并不是灵丹妙药,转基因育种也并不代表就一定比传统的优越。转基因品种一旦优势不再,同样会被淘汰。大家提的这些问题,说明目前存在一个现象:人们把很多非转基因食品当成转基因,看到以前没有见过的品种,就觉得是转基因;或者某个蔬菜水果味道没有以前好了,也认为是转基因。某种疾病多了,也有扯上转基因的。其实原因是多方面的,需要好好分析。

探讨以色列的农业模式

先进的理念、管理和技术,使这个国家利用2.2%的农业人口在养活 720 万国民的同时,还成了欧洲主要的冬季蔬菜进口基地。以色列的农业模式对于人均水和耕地资源同样短缺的中国的现代化农业建设而言,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以色列开国总统魏茨曼曾经说过:“只要给我们一碗水,一颗种子,这个民族就能生存!”位于地中海东岸的以色列,自然条件恶劣,可耕用面积仅为4100平方公里,国土面积中更是有45%均为沙漠。然而,正是在土地与淡水严重匮乏的条件下,以色列在世界创造了一个沙漠农业的“神话”。如今,淡水危机警钟早已敲响,中国作为用水大国,在节水开源上更是责无旁贷。

变异、转基因、同源转基因、基因编辑及其生物安全问答

1、什么是变异?为什么变异是必须的?变异与遗传育种的关系?诱变育种是什么? 答:遗传上亲子之间以及子代个体之间性状表现存在差异的现象称为变异。变异来源于基因重组、基因突变或染色体畸变。从进化的角度来看,变异是生物应对环境从而产生适应性的遗传学基础,对生物体的进化至关重要。一个生物体基因组一成不变或变异速率适应不了外界环境的变化的结果将是物种灭绝。这种事情无时不刻不在发生。据统计,全世界每天有75个物种灭绝,每小时有3个物种灭绝。因此,变异是生物体应对自然与人为环境的重要遗传机制。作物遗传育种的主题就是变异与选择。育种家把“有益”的变异累积聚合起来,供育种与生产应用,是育种家长此以往一直在自觉或不自觉地从事的工作主题。人类也经过通常物理、化学与生物学诱变的方法创造人为的变异,称之为诱变。诱变育种是遗传育种的重要手段之一。诱变育种是随机产生的大量突变,而且这些突变基本上都是有害的,需要从大量突变中筛选符合人类生产目标的“有益”突变。

“小特品种”的供给侧逆袭

“小特品种”的供给侧逆袭——河北省特色种业发展纪实。结构调整,种业先行。在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今天,河北以发展特色效益种业为抓手,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调整优化种植结构,初步形成了节水小麦、马铃薯、杂交谷子、甘蓝等优势产业。

我国科学家创建植物微卫星DNA发掘与应用基础平台

中国农科院油料所芝麻与特色油料遗传育种创新团队在国际知名学术刊物《核酸研究》(Nucleic Acids Research)发布了植物微卫星DNA及其标记开发数据库PMDBase。该数据库的创建和共享将为全球作物功能基因组学和分子育种研究提供全面的、便利的基础平台。

生物技术新宠CRISPR/CAS9

2014年,大明星卡梅隆·迪亚茨为科学界的两位新星杜德娜(Jennifer Anne Doudna)和卡彭蒂娜(Emmanuelle Marie Charpentier)颁发“生命科学突破奖”。她们的获奖理由是发现了一种全新的DNA编辑工具—CRISPR/Cas9。 关于这项技术,一位生物医学工程师这样评价:“如果只是一份报告发表的话,仅会获得一些关注。但是当6份报告同时发表,便意味着它是大势所趋。”

全球小麦产业发展分析

1960年以来,全球小麦面积徘徊,总产、单产、消费、进出口持续快速增长;近几年来,库存、库存消费比徘徊波动。全球小麦总产由单产驱动,产消呈现丰年有余,歉年不足;小麦贸易活跃度较高,出口集中,进口分散。中国小麦产业近年呈现“面积恢复性增长;单产、总产、消费较快增长;长期产不足需,近年进口增长迅速”的态势。全球必须注重小麦生产和科技进步,小麦主要进口国更要关注出口大国的生产政策等因素,主产国尤其是中国应大力提高单产水平,否则就可能造成粮食危机。

基因育种找回失去的美味

育种专家创造出了满足现代化农业需求的作物,却让超市里的水果和蔬菜变得寡淡无味、缺乏营养。基因工程的改良作物,会把饱受争议的转基因成分推上农产品货架。现在,科学家更倾向于利用 “分子标记辅助育种”来改良作物,该技术把传统育种与DNA快速分析结合起来,并且不会引入转基因成分。过去,公立大学的植物育种专家会把改良后的作物赠与农民。现在,他们不得不将把种子交给大型私营公司,为其注册许可证。然而很多人认为,那些大型私营公司的势力已经大得过了头。

育种未来方向是标记辅助选择育种

常规育种方法存在遗传变异、基因组杂交等局限性,就原理而言,这些局限性可以通过遗传工程方法(如重组DNA)来克服。利用这些方法,能够克隆具有确定作用的基因,并以快速而高度专化的方式把它们导入不同的物种中。因此,各种各样的生物都变成了有用的等位基因的来源,避免了整个基因组的混合。目前,遗传工程应用的基本限制似乎是公众对遗传修饰生物的接受,这些遗传修饰的生物由基因克隆和转化方法获得。

科技经费管理要尊重创新规律

近年来,有关科研经费违规、违法使用的现象屡屡见诸报端。前不久,科技部通报了李宁等7名教授侵吞国家科技重大专项资金2500多万元的事件。这些不法行为固然有个人品性的原因,但类似情况反复出现,不得不让人们反思经费管理制度中存在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