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植物基因信息 > 一封给欧盟的公开信呼吁开放转基因作物

一封给欧盟的公开信呼吁开放转基因作物

二十多位欧洲顶尖的植物科学家今天签署了一份联名信,警示欧盟:如果仍不允许种植转基因作物,欧洲将永远不能实现农业的发展目标。

我们都依赖于植物为我们提供食品、建材、纺织原料、医药和燃料。其中人类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为不断增长的人口提供健康营养的食物、饲料和燃料,这就需要我们采用对环境和经济表现可持续发展的农业和林业生产。基于对植物的基础性研究,我们现在能够很好地了解植物如何生长、如何保护自己免受疾病和环境的压力,以及哪些因素在限制农业和林业生产。

欧洲在植物科学研究方面有着悠久的历史。在17世纪,罗伯特·胡克(Robert Hooke)在显微镜下观察木栓组织发现密集排列着“小孔”,从而提出了“细胞”的概念。卡尔·林奈乌斯(Carl Linnaeus)创造出统一的生物命名系统,这是通过他在布尔诺修道院花园里仔细研究植物和精心计算孟德尔破译的遗传学规律后取得的。此外,欧洲植物科学家还发现染色体、酶和病毒。还必须提到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他的绝大部分科学生涯都献给了植物生物学,《物种起源》一书的开篇写道“当我们展望过时的栽培植物和动物的同一物种或亚种的差异……”。

尽管我们对植物界中很多复杂的现象仍然缺乏基本的了解,但由好奇心引发的对植物的研究对于加深我们对自然的认识和利用一直是重要的。由一个政府资助的研究机构统计出目前欧洲植物科学研究中论文被引用次数的作者”排名榜,这份榜单前30位中的27位响应了本次活动,其中有21位签署了这封信。我们感谢这些来自不同机构的资金项目支持。我们的工作覆盖了植物科学的各个方面,比如系统学、生理学、生物化学、分子生物学、遗传学、生理生态学、生态学、病理学、生物多样性和气候变化的影响等,这些研究都可以很好反映好奇心驱使的植物科学研究并取得出色成绩。

欧洲的植物科学研究在很多方面做得很好,但是,仅仅好是不够的。植物科学无疑比生物医学在减轻人类的苦难方面贡献更大,但相较后者,植物科学研究在全球范围内表现严重的经费不足。诺曼·布劳格(Norman Borlaug)的矮秆和抗锈小麦品种拯救了数百万饥饿的人。在欧洲进行的基础研究也是在较贫困国家支持应用研究的一种有效方法。

我们担心欧洲实现2020年远景目标会有严重的问题。(欧盟制订的2020年远景计划是:以“应对社会挑战”和“确保欧洲引领世界科学前沿,消除创新障碍,使得它更有益于国有和私营机构在改革创新方面协同合作”)有三个突出问题有待决策者解决。

首先,为2020年远景计划概括的社会挑战提供解决方案。其中,植物科学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经费,应保持或者,如果可能的话,应该增加。最重要的是,严峻的挑战没有得到充分解决,例如提高植物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防止农作物生物多样性的丧失、创建一个可避免对水、能源、化肥和农药不可持续需求的新型农业。这些任务必须在即将到来的2020年远景计划中解决。

其次,植物科学家必须能够进行田间试验。我们中很多人用转基因植物作为研究对象,比如了解当地植物和农作物如何保护自己免受虫害,并应对气候变化。然而,在大多数欧洲国家转基因作物被禁止进行田间试验,这不是科学原因而是政治原因。在那些允许转基因作物环境释放的国家,试验地往往会被有组织的破坏,造成巨大的科研和经济损失。我们中的一些人甚至受到人身威胁和私有财产损坏。这对于科学、公共资助的研究以及欧洲社会本身都是一个严重的威胁。欧盟当局必须保护被批准的、安全的转基因作物的田间试验,破坏者必须受到起诉并负有赔偿科学和经济损失的责任。

第三,欧盟必须推进由一个科学的风险评估委员会认定为安全的转基因植物品种的授权。这是实现2020年远景计划目标所必要的,以达到消除创新障碍,使得它更有益于国有和私营机构在改革创新方面协同合作的目的。事实上,暂停对转基因植物的审批已经损害了植物科学应用研究,严重的削弱了由政府资助的科学家和小公司解决社会面临的巨大挑战的积极性。由此产生竞争减少,提高了主要的种子和农化企业的垄断地位。我们相信,转基因监管的基本原则是需要一个严格遵循以科学为基础的评估和审批机构,进行基于性状的评价,而不是根据它实现的方法。

我们的科学信誉来源于我们的基础植物科学工作。我们中有些人还利用自己的知识来提高植物学对人类社会的影响力。我们作出这一声明的原因并不是为了商业利益或希望吸引更多的资金用于我们自己的研究。相反,我们更关注的是由于缺乏足够的资金和安全的基础设施,将使欧洲的植物科学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降低到第二梯队的地位。如果植物科学家无法利用他们的知识为社会造福,欧洲将无法引领全球努力打造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农业体系和以植物为基础的生物经济。最紧迫的全球性问题是如何应对环境变化和粮食安全问题,这就迫切需要增加全球范围在植物研究中的投入。

签名人:

Ian T. Baldwin,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化学生态学研究所所长

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

德国国家科学院院士

柏林勃兰登堡(brandenburgische)科学院院士

David C. Baulcombe,英国剑桥大学植物学Regius教授,英国皇家学会研究员

美国国家科学院欧洲学院外籍院士

印度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

英国皇家学会院士

欧洲分子生物学组织(EMBO)会员

沃尔夫(Wolf)农业奖获得者

Balzan奖获得者(表观遗传学)

Lasker基础生物医学科学奖获得者

Gruber遗传学奖获得者

Nina Buchmann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草原科学农业研究所教授

青年科学学院的创始人

德国政府全球气候变化咨询委员会(WBGU)的前成员

德国国家科学院院士

The Öko-Institut e.V科学院董事会成员

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世界粮食系统中心(WFSC)主席

Mark W. Chase, 英国皇家植物园Jodrell实验室主任

英国皇家学会院士

英国皇家园艺学会颁发的Veitch纪念奖获得者

Alisdair R. Fernie, 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分子植物生理研究研究团队首席科学家

实验生物学学会奖(The Society of Experimental Biology)获得者(植物学)

欧洲化学学会奖(The Phytochemical Society of Europe Prize)的获得者

Christine H. Foyer, 英国利兹大学植物科学和非洲学院院长

澳大利亚西澳大学Winthrop教授

中国浙江大学包玉刚讲座教授

Redox Pioneer奖获得者

植物生理学家协会创始人奖The Founders Award (American Society of Plant Physiologists)获得者

Jiri Friml, 奥地利科学技术研究所(IST教授

欧洲分子生物学组织(EMBO)会员

美国科学促进会院士

奥托·哈恩奖(Otto Hahn Medal)获得者

VolkswagenStiftung 奖获得者

Heinz Maier-Leibnitz奖获得者

奥德修斯(Odysseus)奖获得者

Olchemim Scientific奖获得者

Körber European Science奖获得者

欧洲分子生物学组织(EMBO)金牌获得者

Jonathan Gershenzon, 德国马普化学生态所所长

美国科学促进会院士

Wilhelm Gruissem, 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生物系教授

美国科学促进会院士

美国植物学会院士和通讯院士

菲亚特潘尼斯基金会的周年纪念奖(The Anniversary Prize of the Fiat Panis Foundation)获得者

中研院杨祥发奖(The Shang Fa Yang Award of Academia Sinica)获得者

欧洲植物科学组织前主席

全球植物委员会主席

Dirk Inzé, 比利时根特大学法兰德斯生物技术研究所(VIB)植物系统生物学系主任

比利时弗拉芒皇家科学和艺术学院院士

欧洲分子生物学组织(EMBO)会员

The Körber Stiftung 奖获得者

The Francqui奖获得者

五年一度的FWO -优秀奖(The Five-yearly FWO-Excellence)获得者

The Dr A. De Leeuw-Damry-Bourlart in Exact Sciences奖获得者

生命科学,环境科学和地球科学协会(LEGS)主席

欧洲科学委员会委员

Stefan Jansson, 瑞典于莫奥大学于莫奥植物科学中心(UPSC)植物细胞和分子生物学系教授

瑞典皇家科学院院士

Roséns Linneus奖获得者

Jonathan D. G. Jones, 英国诺维奇赛恩斯伯里实验室The Sainsbury Laboratory教授

英国皇家学会院士

欧洲分子生物学组织(EMBO)会员

Joachim Kopka, 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分子植物生理研究所研究团队的领导者

Thomas Moritz, 瑞典农业大学于莫奥植物科学中心(UPSC)森林遗传与植物生理系教授

瑞典代谢组学中心主任

Corné M. J. Pieterse, 荷兰乌得勒支大学环境生物学研究所所长

荷兰皇家艺术和科学院院士

Stephane Rombauts, 比利时根特大学法兰德斯生物技术研究所(VIB)植物系统生物学科研骨干

Ben Scheres, 荷兰荷兰瓦赫宁根大学植物发育生物学教授

荷兰皇家艺术和科学院院士

美国Siron Pelton奖获得者

斯宾诺莎奖(SPINOZA award)获得者

Bernhard Schmid, 瑞士苏黎世大学进化生物学与环境学研究所教授

理学院院长

Mark Stitt, 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分子植物生理研究所教授

德国国家科学院院士

于莫奥大学名誉博士

实验生物学学会的总统勋章获得者

Yves Van de Peer, 比利时根特大学生物信息学和基因组生物学教授

比利时法兰德斯生物技术研究所(VIB)植物系统生物学科研团队首席

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兼职教授

南非比勒陀利亚大学基因组学研究所兼职教授

比利时弗拉芒皇家科学和艺术学院院士

Detlef Weigel, 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发育生物学研究所所长

英国皇家学会外籍院士

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

德国国家科学院院士

美国科学促进会院士

海德堡科学与人文学院院士

State Research Prize of Baden-Württemberg奖获得者

奥托拜耳奖(Otto Bayer Award)获得者

Gottfried Wilhelm Leibniz奖获得者

翻译:刘永伟,孙滔,原文链接:http://www.telegraph.co.uk/earth/agriculture/geneticmodification/11196095/Genetically-modified-crops-an-open-letter-to-Europe.html

    首发于:http://www.agrogene.cn/info-1907.shtml

    发表评论

    最新发布

    访客留言

    网站导航

    按月检索

    农业学人王海波的微博 种业大数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