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植物基因信息 > 转基因科学家要加强与公众的沟通

转基因科学家要加强与公众的沟通

过去,从事转基因技术的科学家们“只知道埋头在地里田间做实验”,没有意识到与公众沟通的重要性。如今,随着转基因主粮安全证书的批准,社会上反对转基因的声音越来越大。科学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这也促成了沟通之门的开启。

“现在我们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研究员朱祯说,今后转基因科学家要加强与公众的沟通,加强科学普及和理论传播。“在保障公众知情权方面,今后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这也需要媒体的配合。”

“这次会议是科学家和民众第一次就转基因问题进行交流。我认为,在中国转基因技术发展史上,这将具有里程碑意义。”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研究员朱祯说。

被朱祯冠以如此殊荣的会议,规模其实并不大,而且是一个临时“碰撞”出来的会议。10月11日,“生物技术与现代农业科普与传播研讨会”在武汉华中农业大学召开,当中科院上海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所长助理何祖华结束他的大会演讲,进入提问环节时,一位听众提了两个问题:“转基因食品到底安不安全?如果转基因食品安全,为什么美国、英国没有大规模推广,而中国要大面积推广?”“《国际先驱导报》报道:山西、吉林于2006年正式全面推广先玉335转基因玉米后,动物出现异常现象——老鼠不见了,对此结果,你怎么看?”

何祖华对第一个问题做了简要回答:中国目前尚未广泛推广转基因主粮。转基因食品研究至今,并未发现其对人体有害的科学证据。对于第二个问题,何祖华表示他自己也很好奇,需要了解更多的情况才能作出判断。

紧接着第二位听众提问:“美国人自已拍了一部专题纪录片《食品公司》,里面有个案例是用转基因玉米做成饲料喂牛,后来有个小孩吃了这个牛肉后死了,你怎么看?”

作为会议主持人的朱祯回答:“提出质疑很好,但一定要拿出相关科学研究的报告。”两位听众还要继续提问,朱祯说:“这些问题非常复杂,大家也非常感兴趣,我们下午专门召开一次圆桌会议,与大家进行交流。”为了保证会议日程的正常进行,朱祯宣布问答结束,请下一位演讲者上台作报告。

当天下午,在大会场边上的一间会议室里,一场临时举行的圆桌会谈召开了。对话双方包括上午质疑转基因安全性的两位听众——对食品安全比较关注的网友邓飞和自由职业者肖史国——以及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研究员朱祯、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研究员杨晓光、华中农业大学生命科学技术学院教授林拥军、华中农业大学植物科学技术学院牟同敏等科学家。这场对话也吸引了不少媒体记者参加。

新闻和科学证据是两回事

朱祯:今天的圆桌会议是一个开始,为未来科学家与民众沟通做准备。科学毕竟不能是科学家自己谈、自己做,(关于转基因)民众有很多的疑问,社会上的谣传也很多,大家观点不一致,所以要互相交流。

肖史国:杨晓光教授讲(指杨晓光在生物技术与现代农业科普与传播研讨会上所作报告——编者注),到目前为止,没有哺乳动物类吃转基因食物产生不良反应的证据,那为什么美国的一部专题片《食品公司》说转基因食物致死呢?请各位专家解释一下。

杨晓光:我讲的证据不是指这方面的新闻报道,而是指科学证据。我认为新闻和科学证据是两回事,包括山西老鼠绝迹(指不久前《国际先驱导报》的相关报道,推测山西、吉林等地出现的一些动物异常现象与种植转基因玉米有关——编者注),山西省农业部已经正式辟谣,说这完全是没有根据的,老鼠吃的玉米根本不是转基因玉米。我认为没有在科学杂志上正式发表的文章不能作为证据。英国曾经有一篇文章说转基因食品有害,后来撤了,英国皇家学会认为它的实验不合理。撤销的文章必然也不能作为证据。

肖史国:在《食品公司》专题片中,用转基因玉米配的饲料喂牛,可是牛不吃那个饲料,于是就强行喂进去,有个小孩子吃了这种牛肉后被送去医院,12天后就死了。

杨晓光:我们相信只有在科学杂志上发表的文章,经过专家评审的才可信。(你提到的)这个事例是不严格、不科学的。动物实验要看配方合不合理、分组合不合理、动物数目够不够,最后的统计、实验差距是否符合规定,能不能接受发表。我不知道这个宣传片是怎么去操作的,拍摄的背景,别人能否重复。

另一方面,死亡事件也可能是存在的、离奇的,就是打疫苗、打蒸馏水都有过敏或者神经性反应。还有些实验的心理作用非常强,偶然事件是没有必然联系的。比如目前男性的精子质量下降,有的科学家认为,环境中类似激素的污染物是导致精子质量下降的根源。这可能有联系,然而,不能把联系和因果关系等同起来。打个比方,小孩的身高和小树的高度成正比,小孩在长高,树也在长高,但这只是一种伴随现象,并不是必然存在的因果关系。

要确定因果关系需要很多前提,如果发现有小孩吃这种牛肉死亡了,那么科学家应该对这种牛肉做更多的研究,发表在科学杂志上。

朱祯:我认为这个例子不成立。为什么呢?美国本土上种的转基因食品非常多,如果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情,FDA(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马上就会禁止。如果出现健康问题或者健康安全问题,惩罚是非常严重的。从这个推理上讲,它似乎是不大可能。

杨晓光:据统计,现在美国市场高端食品70%来自转基因农作物。美国之前有一个报道,有一种转基因玉米批准在饲料中使用,但没允许在食品中使用,因为这个玉米含有的蛋白有潜在的致敏可能。结果食品公司搞混了,用在了玉米煎饼里,后来撤市了。为什么呢?因为这是法律问题,不仅仅是安全问题。有人声称吃了玉米煎饼过敏了。于是美国疾病预防控制组织把所有声称过敏的人的血清收集到,经过严格实验得出结论,人们的致敏和玉米饼没有必然联系。

其他的像有人说(转基因食物)影响了老鼠免疫力,造成传代生育能力也下降,但是这些实验其他科学家都重复不出来,而且,经过一些科学家的论定,原实验设计多少都存在着缺陷,最重要的缺陷就是营养不平衡。所以说证据要有多种来源,能够经过独立部门重复实验,这是科学最基本的原则。所以我说,目前没有发现转基因作物对哺乳类动物的健康有损害。但是对于虫子,那是必然有损害的,就是要抗虫嘛!

美国食品中70%含有转基因成分

邓飞:首先感谢科学家给我们这些老百姓、网友一个圆桌会议的机会。我们与对专业技术有很大的距离。我们认为不对的地方,希望得到各位的答疑解惑。我听说转基因是一种亡国灭种的行为。我的问题是:第一,自1983年诞生第一颗转基因植物以来,美国、欧洲都没有把转基因粮食在全国大面积推广。我不明白,为什么中国起步晚,底子薄,转基因却走在了世界的前列——主粮的安全证书在中国最早被批准?(指的是2009年11月27 日,农业部批准了两种转基因水稻、一种转基因玉米的安全证书——编者注)我的担心是既然老外发明者都不把转基因作物当作主粮来吃,为什么中国人吃呢?

第二,为什么转基因主粮让人难以放心?你让我吃也可以,那么告诉我它的安全性。

第三,我听说科技部禁止转基因食品进入世博会,这是什么原因?

朱祯:世博会是世界性的活动,需要尊重其他参与国的风俗习惯。有些国家对转基因有反感,可能是民族或者信仰的原因。这并不意味着转基因食品有问题。

转基因育种过程就是引进新的基因,只是常规育种的延续。实际上我们现在吃的水稻、小麦里面的抗病基因,就是从野生的草中引进的,而且这一引进过程是没有目的性的,会带进很多其他基因,而转基因技术只引进功能明确的基因。此外,自然的不见得就没毒。比如马铃薯、扁豆等很多蔬菜都是有一定毒性的。所以,绝对安全是不存在的,只能说风险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那么,对转基因食品的风险是以什么为基线的?如果说以绝对为基线,这是不可能的;我们要以常规食品为基线,转基因食品是更加安全了,还是更不安全?我认为转基因食品比常规食品更安全。

邓飞先生说美国研制出转基因食品,但美国人不吃,情况不是这样的。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转基因作物种植国家,种植的主要有大豆、玉米、棉花。美国曾经占据全世界转基因作物种植总面积的70%~80%,现在降到了60%多。美国的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几乎占其国土面积的一半。美国食品中已经有70%含有转基因成分。

邓飞:可以举例吗?

朱祯:比如美国的人造黄油以棉籽油为原料,而绝大部分棉籽油来自转基因棉花。

邓飞:您刚刚说美国种植了大量的转基因玉米和大豆,那么,这些大豆玉米生产出来之后,美国人自己吃了多少,国外销售占了多少?

杨晓光:我给你举个例子,美国的大豆分离蛋白不是都用来做饲料,而是在很多肉制品中都掺了大豆蛋白,其中2/3来自转基因大豆。

朱祯:是的,美国认为未来动物蛋白的消费量应该降低,而以植物来源的蛋白为主,植物来源的蛋白最主要的是大豆。至于主粮问题,中国在转基因水稻方面走在了世界的前列。因为中国在科学技术上跟国际先进水平还有一定差距。很多学者对中国的学科进行过评估,最后形成的共识是,在转基因研究方面,我们跟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是最小的。甚至在某些方面占有优势。这一优势主要表现在转基因水稻方面,我们确实处于领先地位。

但中国并不是第一个批准转基因水稻的国家。美国和伊朗都批准允许转基因水稻的商业化种植。中国是一个大国,所以造成的影响巨大。欧洲国家在转基因问题上向来很保守,但英国新政府上台后,首先批了3种转基因作物,一种马铃薯,两种玉米——一种黄色玉米和一种白色玉米。在西方国家,黄色玉米是作为饲料的,白色玉米是作为食物。

杨晓光:我插一句话,对西方膳食来讲,土豆是主食,基本上每顿饭都要吃。

转基因水稻切莫贻误战机

肖史国:我在报纸上看到袁隆平院士认为对转基因食品不能一概而论,比如说毒蛋白基因,对于防虫效果非常好,但人们担心对人体健康也可能产生不利影响,这是有道理的。

朱祯:所谓毒蛋白基因就是BT基因,叫苏云金杆菌蛋白基因,或者杀虫蛋白基因,苏云金杆菌作为生物农药使用,已经有100年历史了,比化学农药毒性小得多。

肖史国:外施的农药和转基因转进去的是不一样的。我看了一篇文章说,BT基因转进去以后,虫吃了叶子是有毒的,那么人吃了稻穗,就没毒吗?

朱祯:现在我跟林拥军教授做的转基因抗虫水稻只能抗鳞翅目害虫,比如蛾子,但是对别的如稻飞虱、褐飞虱等一点作用也没有,所以我们还要研究别的基因来控制,即使两个相类似的飞虫,也可能需要不同的基因(才能杀死)。至于哺乳动物,与昆虫的区别就太大了。正所谓“一把钥匙开一把锁”。

邓飞:刚才您对世博会拒绝转基因食品的解释我有不同的观点,我认可您说的出于对别人的尊重。但是,为什么把转基因食品与有毒有害物质并列?

朱祯:我认为这是表述不清,这也遭到了很多科学家的质疑。

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一门技术会由于反对而停止发展。但是,人们的反对很可能贻误了战机,这样的话,中国未来的粮食安全到底掌控在谁的手里?这是非常严峻的问题。基辛格说过,谁控制了石油,谁就控制了所有国家;谁控制了粮食,谁就控制了人类。

肖史国:据说未来3~5年中国的主粮将都是转基因的,我们国家要种一亿亩超级稻,实际上超级稻就是转基因稻。

林拥军:不是的,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一个新品种可以用常规的办法育成,也可以用转基因的办法育成。地球上每天都发生着自然的转基因过程,要不怎么会有进化呢?遗传和变异就是一对双胞胎。世界上存在生物多样性,就是自然界发生的转基因过程。

杨晓光:实际上,我们每天吃饭,吃进去各种各样的基因,但不可能转到人身上的。最容易发生突变的是微生物。因此,很多科学家在研究转基因食物会不会对肠道微生物有影响,比如说转基因食物的抗药基因会不会转到肠道微生物中,使之也产生抗药性。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转基因可以在自然环境中发生水平转移,即基因从植物转到微生物,那更不要说转到人身上了。

转基因技术是中性的,好人可以拿来做好事,坏人也可以拿来做坏事。科学界是有严格的安全性评价过程的。包括基因从哪来的,基因测序,基因序列要与已知有毒和致敏的蛋白进行严格的比对,有一点像,就要进行更严格的实验。

风险交流,谁的责任?

邓飞:你们专家也说欧洲对转基因的反响很大,而在国内,我们只能在网络上看到,报纸上很少报道。请专家在这方面建议放开言论,更能说服人,这样才能打败小道消息。另外我们发布的消息,应该被允许畅通无阻,让大家都了解,关心的人也可以去搜索查找,甚至主动地去辟谣。

林拥军:从科研人员的角度,我们要传播一个观点,一定是在广泛搜集资料的前提下作出的判断。如果仅仅站在片面的信息上发表看法,是有问题的。

朱祯:邓先生是说民众要有知情权。他可能并没有事先设定一个事物是有害的,还是无害的,但是他要对真实情况明明白白。随着社会的发展,信息必定是越来越开放的。

邓飞:朱祯老师,我想您应该提供更多的渠道,让我们持反对意见的人有说话的地方。

朱祯:我认为,(转基因作物的)风险评估问题是科学家做的,第二步风险管理是政府部门的责任,第三步是风险交流,应该由媒体来做。科学家应该积极配合,但你让科学家做风险交流,不专业,不客观,也耽误其主业。

事实上,转基因背后确实存在巨大的利益问题,国家要有未来的战略,转基因技术正是战略高技术。反对转基因的人怕中国人断子绝孙,其实科学家也着急,我们怕国家投了很多钱来研发转基因作物,研究成果推不出来,无法产业化,最后中国又沦为国外的种植园。

杨晓光:假如我们的技术更强大,研制出的转基因水稻或者小麦是抗旱水稻或者抗旱小麦,也许民众的接受程度会更高。我们的第一代转基因水稻是抗虫抗病的。我们应该加强与公众的交流。过去我们国家不习惯有不同的声音,现在言论正在打开。对新生事物有不同的观点是正常的,正是由于这一点才会监督它走得更安全。

朱祯:这次交流仅仅是一个开端,方式非常好。我感觉我们的观点靠近了,不是更远了。

《科学新闻》 (科学新闻2010年第20期科学传播)

发表评论

最新发布

访客留言

网站导航

按月检索

农业学人王海波的微博 种业大数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