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标签为 "转基因"的文章

美国科学家研发出增产40%的转基因作物

美国《科学》杂志日前刊发一项研究成果说,美国研究人员利用基因工程手段缩短农作物的“光呼吸”路径,可使某些农作物增产达40%,有望用于应对全球人口增长带来的粮食短缺挑战。

变异、转基因、同源转基因、基因编辑及其生物安全问答

1、什么是变异?为什么变异是必须的?变异与遗传育种的关系?诱变育种是什么? 答:遗传上亲子之间以及子代个体之间性状表现存在差异的现象称为变异。变异来源于基因重组、基因突变或染色体畸变。从进化的角度来看,变异是生物应对环境从而产生适应性的遗传学基础,对生物体的进化至关重要。一个生物体基因组一成不变或变异速率适应不了外界环境的变化的结果将是物种灭绝。这种事情无时不刻不在发生。据统计,全世界每天有75个物种灭绝,每小时有3个物种灭绝。因此,变异是生物体应对自然与人为环境的重要遗传机制。作物遗传育种的主题就是变异与选择。育种家把“有益”的变异累积聚合起来,供育种与生产应用,是育种家长此以往一直在自觉或不自觉地从事的工作主题。人类也经过通常物理、化学与生物学诱变的方法创造人为的变异,称之为诱变。诱变育种是遗传育种的重要手段之一。诱变育种是随机产生的大量突变,而且这些突变基本上都是有害的,需要从大量突变中筛选符合人类生产目标的“有益”突变。

生物技术新宠CRISPR/CAS9

2014年,大明星卡梅隆·迪亚茨为科学界的两位新星杜德娜(Jennifer Anne Doudna)和卡彭蒂娜(Emmanuelle Marie Charpentier)颁发“生命科学突破奖”。她们的获奖理由是发现了一种全新的DNA编辑工具—CRISPR/Cas9。 关于这项技术,一位生物医学工程师这样评价:“如果只是一份报告发表的话,仅会获得一些关注。但是当6份报告同时发表,便意味着它是大势所趋。”

作物育种科学技术的进展

植物育种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农作物物种的驯化,作物驯化和选择育种的历史超过了10000年。人类从众多的个体中,把可能由于突变或者重组而表现非凡的个体识别并选留下来,然后有意识或者无意识地繁殖他们最喜爱的类型。最后成为农家地方品种。但驯化之后,作物的改良非常缓慢,其原因可能是因为不知道如何创造人类需要的变异。17世纪和18世纪处于启蒙运动的欧洲,人口增长和城市化刺激提高作物产量的渴望,人们开始有意识地选择有用植物,但是植物改良超前于遗传学发展,此时兴起的植物学,授粉、杂交以及杂种优势现象的阐述对系统育种作出了贡献。但是直到达尔文和孟德尔学说的问世,才引发了过去100多年作物遗传育种的大发展。

为什么说分子标记辅助育种还不够?

本文要阐述什么是分子标记育种,为什么分子标记辅助育种还不够,以及为什么下一代植物育种技术也同样重要。

一封给欧盟的公开信呼吁开放转基因作物

二十多位欧洲顶尖的植物科学家今天签署了一份联名信,警示欧盟:如果仍不允许种植转基因作物,欧洲将永远不能实现农业的发展目标。

两个转基因问答

Q:转基因生物有可能被新型或改良型病原体感染吗? A:专家答疑(Ray Layton博士, 杜邦先锋环境安全研究员) 种子生产商对转基因和非转基因物种应对现有或外来病原体入侵非常关注。此类病原体可能会令农民的农作物受害,也可能会对环境或生态系统产生负面影响。

几十年后才能看出风险是无法解答的问题

关于转基因食品是否安全的争论中,“未知风险”争论已久。对此,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研究员、卫生部微量元素营养重点实验室主任杨晓光今天在做客人民网科技频道时表示,“几十年后才能看出风险的疑问可以说是一个无法解答的问题”。

我国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成就及改进措施

我国政府近年对农业生物安全问题给予了愈来愈多的重视,目前已制定了一系列涉及不同生物安全问题的专门或相关的法律、法规和政策,科研投入不断增加,相关研究工作已经全面展开并取得了初步成果,防控体系建设也取得了明显的成效。总的说来,我国农业生物安全问题已经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并列入各级政府部门的工作计划或议事日程,农业生物安全开始步入规范管理轨道,对农业生产与科技水平的不断提高和经济、社会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保障作用。

农业部长谈转基因 强化技术攻关加强安全评估

中国农业部部长韩长斌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回答记者有关转基因技术的研发问题时表示,转基因要强化技术攻关,加强安全评估。